從糖丸到疫苗出口,在根除脊灰上中國的貢獻
2019-11-07來源:鳳凰網
       10月24日是世界脊髓灰質炎日

       2000年10月,世界衛生組織證實中國實現了無脊灰目標。但在2011年,新疆發生了由巴基斯坦進口的野生脊髓灰質炎病毒(WPV)引起的脊髓灰質炎疫情,累及10名幼兒和11名成人,導致2人死亡。為了徹底根除隨時卷土重來的脊髓灰質炎,我們仍不能掉以輕心。



       當下,日新月異的醫學科學技術幫助我們消滅了一個又一個的疾病,比如曾經每年致死百萬人的天花,已經在全球范圍內被宣告徹底消滅。而下一個最有望在全球范圍內被根除的疾病,就是小兒麻痹癥,學名脊髓灰質炎。對此,中國作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中國發明的“糖丸”(口服脊灰減毒活疫苗),將不易貯存的液體疫苗轉化為固體形態,大大提升了疫苗的接種率;當下,中國研發和生產的脊髓灰質炎疫苗也在批量出口,用于全球消滅脊髓灰質炎。

       多數的脊髓灰質炎患者可以自己痊愈,但有少數“不幸運的人”不僅會由于病毒侵襲神經系統導致不可逆轉的癱瘓,留下終身殘疾的折磨,嚴重的還會因呼吸肌麻痹而死亡。這不僅僅給個人、家庭帶來巨大的損失,大面積的病發還會使區域喪失勞動力、文明停滯不前。

       這種可怕的疾病是由脊髓灰質炎病毒引起的,這是一種非常小的病毒,通過糞-手-口污染途徑傳播,沒有接種過疫苗的人們只要接觸過被病毒污染過的環境或人,就有可能患上病。在流行期間,這種病毒甚至也可能通過咽部傳播。



       病毒經口途徑進入人體,感染口、鼻和喉部細胞。90%-95%的脊髓灰質炎病毒感染是無癥狀的,其有7-14日的潛伏期,這就使這種病出現癥狀被發現的時候就已經“為時晚矣”,從而導致了大面積、區域性的感染病例。

       中國曾經就是一個脊髓灰質炎肆虐的國度

       在解放前,中國基本沒有形成關于小兒麻痹癥的科學的病例記載,中醫籠統地稱之為“風疾”、“小兒驚癱”,譬如寫下“得成比目何辭死,愿作鴛鴦不羨仙”的初唐四杰之一盧照鄰,就是一名被診斷為患了“風疾”的殘疾人。由于醫學不發達,人們始終不明白這究竟是什么原因導致的。

       自上世紀50年代起,中國就有疫情定期出現的記錄:國家法定傳染病報告制度于1953年建立,鄉、縣醫院通過郵政系統向衛生部報告脊髓灰質炎病例數。民眾對脊髓灰質炎是充滿恐懼的:1955年,江蘇南通爆發大規模疫情,1680人感染,其中466人死亡。為躲避病毒,7月的暑天,廣西南寧家家戶戶不懼潮濕悶熱的氣候,皆緊閉著門窗,不讓孩子出門玩耍。

       到了60年代初期,在廣泛使用口服脊髓灰質炎病毒之前,中國每年約報告20000~43000例的脊髓灰質炎病例,1964年為病例高峰年,報告了43156例脊髓灰質炎病例。這引起了國家領導人的高度重視,控制這一可怕疾病成為新成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公共衛生工作重點之一。

       實際上,早在1960年,脊髓灰質炎在中國肆虐的高峰年,科學家們就已經自行研制成功脊灰減毒活疫苗,并于1963年成功研制便于全國廣泛推廣的固體劑型——糖丸。它的發明者,就是于今年1月去世的“糖丸爺爺”顧方舟。



       經過反復的試驗和審批后,這種疫苗于1965年開始在全國逐步推廣使用,并通過每年冬季的大規模運動對易患兒童實施接種口服脊髓灰質炎疫苗(OPV)。自此,中國脊髓灰質炎的發病率和死亡率急劇下降,70年代的發病數較60年代下降37%。在1977年以前,中國每年報告的病例數是4500-29000例。

       更突出的轉折點是在1978年,口服脊灰疫苗被納入新建立的擴大免疫規劃中。隨著在全國接種活動和常規免疫接種服務中越來越多地使用疫苗,脊髓灰質炎病例數大幅度減少。進入80年代后,全國實施計劃免疫,加強冷鏈建設和常規免疫活動,脊灰疫苗接種率進一步提高,脊髓灰質炎的報告發病數進一步下降。



       1988年,中國實現了以省為單位普及兒童免疫的目標,即周歲內兒童包括脊髓灰質炎疫苗在內的四種疫苗免疫接種率達到85%。口服脊髓灰質炎疫苗的免疫覆蓋率不斷提高,1988年達到90%以上。在1979-1988年間,報告的脊髓灰質炎病例比計劃免疫前又減少了71%。

       這是個振奮人心的成果,冰冷的數字帶來的是溫暖的力量,背后是無數個被挽救了的人和家庭 —— 他們避免了終身癱瘓,避免了喪命。但還是不夠,由于基數太大,仍有不少人在遭受著脊髓灰質炎帶來的威脅和痛苦。

       同樣是在1988年,第41屆世界衛生大會提出了2000年全球消滅脊髓灰質炎的目標,中國所屬的世界衛生組織西太平洋區確定了1995年消滅脊灰的目標。1991年,中國政府對世界做出了莊嚴的政治承諾 —— 實現消滅脊髓灰質炎目標,并將消滅脊灰作為中國政府的工作目標之一。



       通過實施疾病監測、免疫接種等策略,尤其是在加強常規免疫的基礎上,開展了多輪強化免疫活動,人群免疫水平迅速提高,1991年,中國建立了以急性弛緩性麻痹病例(AFP)病例鑒定和調查為基礎的脊髓灰質炎特異性監測系統。同年起,脊髓灰質炎野病毒傳播范圍逐年縮小,發病數逐年下降。

       1992年,由中國預防醫學科學院(早期的CCDC)國家脊髓灰質炎實驗室(NPL)和31個省的實驗室組成了脊髓灰質炎實驗室網絡。最后一例經實驗室確診的本地脊髓灰質炎病例于1994年9月確診。監測結果表明,1994年10月以來,中國未再發現本土脊灰野病毒病例。

       經過嚴格的認證,2000年10月,中國與世界衛生組織西太平洋地區所有其他國家一起被證明無脊髓灰質炎,世界衛生組織證實,中國至此實現了無脊灰目標。截至2011年,中國成功維持全境無脊灰,成果來之不易。然而,雖然本土的脊髓灰質炎被消滅了,仍然還不能放松警惕 —— 中國與仍有脊灰流行的三個國家中的兩個接壤:巴基斯坦和阿富汗。2011年,新疆發生了由巴基斯坦輸入的野生脊髓灰質炎病毒(WPV)引起的脊髓灰質炎疫情。此次疫情累及10名幼兒和11名成人,導致2人死亡。此次疫情最后一例脊灰病例的發病日期為2011年10月9日。



       這次疫情再次向世人警示,對脊髓灰質炎疫苗的接種,切不可掉以輕心。疫苗也是在全球范圍內徹底根除某種大規模流行疾病最不可或缺的手段。而中國的脊髓灰質炎疫苗研發之路,可謂將中國人艱苦奮斗、吃苦耐勞的特質發揮得淋漓盡致 —— 從一無所有,到被國際認可、出口多國。

       60年代顧方舟研發的“糖丸”,即口服脊灰減毒活疫苗,它的最重大、最獨特的突破點在于,將不易貯存的液體疫苗轉化為固體形態,在保溫瓶中能夠儲存一星期,方便村醫們到各個邊遠的村落去接種。從70年代到2016年出生的每一個中國孩子幾乎都吃過糖丸,正是這小小的糖丸,令人們規避了殘疾和死亡的風險 —— 有的人也許不知道顧方舟是誰,但一定記得糖丸的味道。

       后來,中國的口服脊髓灰質炎活疫苗幾經更新,越來越趨于完善和安全:由中國生物北京生物制品研究所有限責任公司研發的口服二價脊髓灰質炎減毒活疫苗獲得了國際上的認可,成為了中國第三支通過世衛組織預認證,并大批出口的疫苗。

       在2011年6月10日,比爾及梅琳達·蓋茨基金會與中國生物技術集團公司在北京簽署全球健康項目合作諒解備忘錄。比爾·蓋茨先生在簽字儀式上表示,他對中國的疫苗質量有信心。根據備忘錄,蓋茨基金會將通過多種形式的資助,用于支持中國生物技術集團旗下的北京生物制品研究所有限責任公司口服液體脊髓灰質炎疫苗新生產基地的建設。在車間建成并通過WHO預認證后,可滿足每年1.6億人份左右的國際采購用于全球消滅脊髓灰質炎。


我國研發和生產的二價脊髓灰質炎減毒活疫苗獲得WHO預認證

       后來,這個疫苗產品在2017年12月獲得WHO預認證,被正式納入聯合國相關機構的采購目錄。從研發到上市、再到獲得預認證,這支疫苗只用了五年多的時間,審批時間相對第一支獲得WHO預認證的乙腦疫苗而言大大減少了。截至目前,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已采購該疫苗7000萬劑(2018年2000萬劑,2019年5000萬劑),這可被視作世界消滅脊髓灰質炎(俗稱“小兒麻痹癥”)進程中的一大步。
【鄭重聲明】公益中國刊載此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公益中國同意并注明出處。本網站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臺,不為其版權負責。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發信至 [公益中國服務中心郵箱]。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項目推薦
"春蕾計劃—護蕾行動"
新長城特困大學生自強項目
瞳愛救助中心
三大語系佛教高僧為香港祈福
壹基金壹樂園項目“益譜匠心”優秀教師支持計劃
“起澄”中國舞 民族文化傳承公益項目
陪你1000次
百特中國·藍色聽診器計劃
小鷹計劃2019(鄉村振興項目)
大愛清塵(關愛塵肺病農民項目)
銀天使計劃(關愛老人項目)
企業郵箱 |  隱私保護 |  客戶反饋 |  廣告合作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服務條款 |  網站地圖
? Copyright 2005-2015 Mass Media Corporation
京ICP證06016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0421號
版權所有:公益中國網

 
彩票36选7开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