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保特攻隊”在行動
2019-11-05來源:揚子晚報
       每年秋冬,在美麗的洪澤湖畔,都有扇動著翅膀從遠方飛來的候鳥。這些可愛的小生靈,有的停在這里越冬,有的在短暫的休息之后繼續飛到南方……對于鳥兒來說,這原本是一場愉快的旅行,但卻有一些不法分子盯上了它們,用種種方法捕殺它們,這讓許多愛鳥人士心痛不已。近日,這些不法分子的瘋狂行為遭到了愛鳥志愿者組織的阻擊。記者了解到,從10月26日開始,來自東北的保護野生動物志愿者劉懿丹和她的團隊,找到了幾個販賣野鴨等野生動物的經營窩點。經過警方清點,這些野生鳥類數量達到數百只,還有不少野兔。

       漁民稱“沒人敢賣”

       10月29日下午3時許,記者來到洪澤湖邊的臨淮鎮,在小鎮的碼頭上,遇到了一位中年男子走上前來搭訕,問要不要坐快艇游洪澤湖。在一番交談后,記者表示想買一些野味,比如野鴨、野雞之類的,這個中年男子當即搖頭說,現在沒有賣這些的,“誰敢賣啊!逮到了會判刑的。”

       在湖邊的漁港內,記者以買螃蟹為名,和一名50歲左右的漁民來到了一條船上。在買了十多斤螃蟹后,記者表示還想買一些野味,這位漁民說,以前還有賣的,現在打擊力度大了,沒人敢賣了。記者了解到,由于愛鳥志愿者的暗訪和舉報,警方在此地端掉了好幾處販賣野味的窩點,因此記者此次探訪撲了個空,并沒有找到還在賣野味的商戶。

       在這個鎮上,記者見到了從洪澤過來的一位參與保護野生動物的志愿者劉懿丹,她是上述暗訪和舉報行動的關鍵人物。她個子不高,面色黑黑的,看上去就是常年風餐露宿的人。說起之前她與志愿者團隊一起暗訪到的捕殺販賣野生鳥類的窩點,她表示心痛不已。

       兩赴洪澤

       1966年出生的劉懿丹是東北人,她加入了愛鳥護鳥行動,到目前為止已經五年了。為了更好地保護鳥類,她還成立了一個以自己名字命名的護鳥團隊——懿丹野保特攻隊。“我前年年底就來過洪澤湖,在沿湖的一個縣的市場里,就發現了很多販賣野鴨子的門市,當時是公開的。” 劉懿丹對記者說,她當時就舉報了其中的9家,收繳了幾千只野鴨子,而它們都是被毒死的。

       “我們保護野生鳥類的,就是跟著鳥兒遷徙一起走,鳥兒到哪兒,我們就跟到哪兒。”當前處于深秋,正是鳥兒遷徙的季節,劉懿丹和她的團隊在10月26日上午,從江蘇啟東來到了洪澤湖周邊的泗洪縣孫園鎮,“我們就過來看一看,看情況是否有所好轉。”劉懿丹說,當天下午,她和團隊來到市場上,以家中有孩子要辦喜事、需要用野味為名,開始一路打聽哪里有賣野味的。在當地的市場一打聽,就有知情人告訴她,有一家專門賣野味的。

       暗訪行動

       劉懿丹告訴記者,在知情人帶領下,他們來到了一處房子里。當她說需要100只野鴨子、18只野兔辦喜事用,一個中年男子說,一個野鴨一斤多一些,一斤35元,收來的時候每斤就要20元,如果拔了毛、開膛后每斤要50元。



       男子說,鴨子是什么品種,他也說不上來,但確保都是電打的,并且都是洪澤湖里的。隨后,中年男子打開冰柜,劉懿丹發現里面滿是野鴨子,每只都裝在一個塑料袋里。劉懿丹說,為了讓他們相信這些野鳥都是可以放心食用的,中年男子還向她詳細講述了電鳥的方法。

       “這些鳥兒從北方到南方過冬,經過這里落在湖面上,人一過去,鳥就飛到另外一個地方。”中年男子說,為了捕獵這些鳥兒,就把電網鋪在水面上,然后撒上稻殼、谷殼,再劃著小船過去,將鳥兒朝鋪有電網的這面轟。鳥兒一看到稻殼等食物,就會落下來,結果就被電著了漂在水面上。“去逮的時候,眼珠還在轉呢,是活的,有的暈了之后很快就能醒過來,基本上都弄死了。”中年男子說,活的野鴨不好儲藏,而且養著一天就會瘦一二兩,三天后就沒法賣了。

       “都是夜里過去逮的,偷偷摸摸的,逮到要判刑的。不敢弄!”中年男子告訴劉懿丹,鴨子找不到群,也不好逮,只有遇到才行。中年男子還解釋說,自己出售的野鴨不是毒死的,即使是用藥,一般用的也是一種麻醉性藥物,野鴨吃了以后,遇到水,就會卡在嗓子處,導致缺氧死亡,人吃了這樣的野鴨,也沒事的。

       劉懿丹以過兩天再來為由,找個借口離開了。志愿者舉報后,當地派出所很快出警,在這一房子里查到102只野鴨,還有18只野兔。打開冷庫,里面擺著一排排野鴨子和獐雞。劉懿丹告訴記者,在孫園鎮,聽說她連鴨毛也要,一個中年女子還拿出了一個蛇皮口袋,里面滿是各種花紋漂亮的鴨毛。當志愿者猜測說有幾十只鴨子才能拔下這么多毛時,中年女子更正說,有百把只鴨子,“這些都是純野生鴨毛,一點雜質都沒有。”

       “賣的時候都是偷偷摸摸的,不能聲張的。”中年女子告訴劉懿丹,她家一年能賣幾千斤的,七八斤的小天鵝收過,十二三斤的大天鵝也收過,以前貓頭鷹一年能賣一二十只,現在不敢賣,人家也不敢逮,因為是國家一級保護動物,逮到了就放飛,“你要是要的話,我就偷偷摸摸放在別人家的冰箱里,等你來再拿給你。”中年女子說,大小天鵝和貓頭鷹現在不敢賣了, 只能賣些兔子、野雞,賣野鴨也會被判刑。

       在龍集鎮,劉懿丹在住宿旅館店老板的帶領下,來到了一個經營野味的窩點。當劉懿丹表示要200只野鴨時,她被帶到了一處房子里,打開大門里面有冷庫,她進去一看,冷庫是一排排鴨子和獐雞。在對方一邊裝貨的時候,她一邊想法拖延時間,并讓在外接應的志愿者報了警。警方出警后,經過清點,共查獲骨頂雞(屬于國家二級保護動物,已列入《世界自然保護聯盟》2013年瀕危物種紅色名錄)250只、野鴨192只。

       警方調查

       在得知洪澤湖有人盜獵販賣野生鳥類后,10月28日下午,一批志愿者從東北驅車1000多公里,趕到湖邊和劉懿丹會合。29日下午5時許,記者和劉懿丹等十多名志愿者一道來到臨淮派出所。一位值班的民警表示,目前正在摸查盜獵販賣野生動物的上下線,同時將把查獲的野鳥送到相關部門進行鑒定。

       截至發稿前,警方表示已將查獲的鳥類尸體送南京森林公安進行鑒定。雖然在沿湖的幾個鄉鎮發現了販賣野生鳥類的窩點,但讓劉懿丹感到欣慰的是,政府相關部門加大了打擊力度,老百姓也都知道捕殺販賣鳥類的危害和后果。“我們志愿者在市場上看不到擺在那兒賣了,都是藏起來。如果不是熟人,根本就問不出來。這對我們志愿者來說,要想找出來,有一定的難度,對執法部門來說,也是一種挑戰。” 劉懿丹說。

       劉懿丹說,洪澤湖時常有遷徙的鳥類,比如野鴨子,它們要遷徙,就要補充營養和體力,就會到湖泊尋找食物,“每年遷徙的候鳥都會經過這個地方。”她呼吁,遷徙的候鳥不是屬于哪一個人,也不是屬于哪一個地區的,而是屬于全世界的,“鳥類是人類的朋友,我希望每一個人都能夠有保護意識,自覺地愛鳥護鳥。”
【鄭重聲明】公益中國刊載此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公益中國同意并注明出處。本網站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臺,不為其版權負責。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發信至 [公益中國服務中心郵箱]。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項目推薦
新長城特困大學生自強項目
瞳愛救助中心
三大語系佛教高僧為香港祈福
壹基金壹樂園項目“益譜匠心”優秀教師支持計劃
“起澄”中國舞 民族文化傳承公益項目
陪你1000次
百特中國·藍色聽診器計劃
小鷹計劃2019(鄉村振興項目)
大愛清塵(關愛塵肺病農民項目)
銀天使計劃(關愛老人項目)
企業郵箱 |  隱私保護 |  客戶反饋 |  廣告合作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服務條款 |  網站地圖
? Copyright 2005-2015 Mass Media Corporation
京ICP證06016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0421號
版權所有:公益中國網

 
彩票36选7开奖查询